福彩3d开机号今天彩宝网
監督電話|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登錄|注冊
您的位置:首頁 > 情感講述>

走進西南聯大拜謁抗戰中的民族精神群雕

來源:發布者:時間:2019-12-06

初春陰雨綿綿,200多名中國學子,腳踏草鞋,行進在泥濘的湘北大地。

在這200多人的行軍隊伍中,聞一多始終是極其獨特的一員,他不穿軍裝,不穿短襖,一路上總是套著那件灰布長衫,無論隊伍走到什么地方,人們始終看得見后頭跟著一位穿長衫的教書先生,這年聞一多剛好40歲。

他的經歷,在他那一代知識分子中間,是很有代表性的。五四時期,他是清華的學生領袖之一,1922年赴美國留學,回國后成了著名的新月詩人和大學教授,這次參加旅行團是他自己要求的,有學生問他,聞先生,像您這樣的大教授怎么放著火車輪船不坐,和我們一起受這份罪呢,聞一多笑笑說:“火車我坐過了,輪船我也坐過了,但對于中國的認識其實很膚淺,今天我要用我的腳板,去撫摸祖先曾經的滄桑。國難當頭,我們這些掉書袋的人,應該重新認識中國了。”

然而對于旅行團的200多名師生來說,趕路并不是他們這次行動的全部內容,主要任務是到達昆明以后,學生每人要寫出千字以上的調查報告,在行軍兩個月期間,中文系學生根據路上所見所聞,寫成了《西南采風錄》一書;學美術出身的聞一多先生,沿途創作了50多幅寫生畫;生物系的李季同、吳征鎰先生帶領學生采集了許多動植物標本,其中許多植物標本是過去三個學校從未收藏過的。經過礦區的時候,曾昭倫和理工學院的同學指導了當地的礦工冶煉,地質家園富里則幾乎一路都在不停地敲石頭,向學生講述地質地貌,學生們沿途還搜集了200多首民歌民謠,這種跨學科的社會實習。提高了學生的綜合素質能力,就在這200多名穿著草鞋走中國的學子中,就有后來有著名的量子化學專家唐敖慶和航天工業的巨匠屠守鍔等人。

華羅庚租住牛圈

1938年,數學家華羅庚結束在英國劍橋大學的進修,回到戰火紛飛的祖國。經過千里跋涉,他終于在距故鄉千里之遙的昆明,找到了半年多來杳無音訊的妻子和孩子。他到西南聯大數學系任教,剛開始,一家六口與聞一多一家八口合住在一間不到二十平方米的廂房里,后來實在因為擁擠不堪,華羅庚只好在西郊普吉附近找了個牛圈,用最便宜的價錢把牛圈上頭用來堆草的樓棚租了下來。牛在下面,他們一家人住上面。

即使是昆明近郊的貧苦農民,也極少有在牛圈上面的樓棚里住宿的。而華羅庚以其驚人的毅力,每天晚上拖著殘腿,跋涉十幾里地回家,伏案于牛圈的樓棚,潛心于他的數學專著和論文。老牛常常在柱子上擦癢癢,搞得整個樓棚地動山搖,人坐在樓棚上,那感受就像是喝醉了酒或得了美尼爾氏綜合癥一般。

《堆壘素數論》的中文稿,終于在1942年年底完成,然而華羅萬萬沒有想到,這部費盡兩年心血方才寫成的30萬字的巨著,卻在寄往某研究院的過程中丟失了。華羅庚氣得大病了一場,睡了整整半個月。大病初愈后,他又拖著病體去給學生講課,晚上依舊在油燈下工作到后半夜。《堆壘素數論》中文手稿丟失后,華羅庚沒有馬上重寫第二稿。他在思考新的數學問題時,很快完成了他的另一部學術專著《數論導引》。完成這項工作后,在對整個數論學科進行重新認識的基礎上,他的論證更加嚴謹的《堆壘素數論》英文手稿誕生了。1944年,華羅庚的《堆壘素數論》英文版由蘇聯國家科學院出版,這是華羅庚在世界數學科學領域里的成名作,數論學領域的新星由此冉冉升起。當時他只有35歲。

梁思成設計茅草房

當時的西南聯大是由政府撥款,因為撥款有限,只有原先三所大學總經費的四成,還常常不能按時到位,經常需要派專人到重慶去催款,蔣夢麟、張伯苓兩位校長常住重慶斡旋,依舊無濟于事。此時此刻,西南聯大比任何一個時候都更需要錢:沒有校舍,全部要在荒地上重建。西南聯大又處處缺錢,最委屈的自然要數聯大的校舍了,梅貽琦當時估計戰爭結束聯大很快可以復員,把主要的財力,用于添置圖書設備、實驗器材,在校舍方面省而又省、摳了又摳。

當時,著名建筑學家梁思成、林微因夫婦也到了昆明,梅貽琦決定請梁思成夫婦為西南聯大設計校舍,他們夫婦欣然受命。夫婦倆花了一個月時間,拿出了第一套設計方案,一個中國一流的現代化大學躍然紙上。然而,校長卻讓修改,然后幾易其稿,還不滿意。梁思成伸出五個指頭在竄晃著:“我已經修改到第五稿了,從高樓至矮樓,從矮樓到平房,現在又要我去蓋茅草房……”

梅貽琦無奈地說:“思成,等抗戰勝利回到北平,我一定請你來建一個世界一流的清華園,算是我還給你的……行嗎?”梅貽琦的聲音有些顫抖。

趙忠堯帶回的放射鐳

1937年,清華的物理學教授趙忠堯從英國劍橋大學卡文迪許實驗室學成歸國時,盧瑟福博士將50毫克放射鐳交給了他。帶著放射鐳回國后,為了找到學校的師生們,趙忠堯冒著被殺頭的危險,化裝成難民,把裝鐳的鉛筒放在一個咸菜壇子里,帶到了長沙。這個咸菜壇子就是當時中國高能物理的全部家當。

趙忠堯隨學校的隊伍轉道香港,為了方便攜帶,他把裝鐳的鉛筒裝到一個玻璃瓶里。在列車上,他始終把那個套著鉛筒的玻璃瓶緊抱在懷里,兩天兩夜不敢合眼。到尖沙咀時,學校租了個廢舊倉庫供大隊人馬宿營,在這兒住了一個星期。為了這50毫克鐳,趙忠堯寸步不離倉庫。睡覺時他把鉛筒從玻璃瓶里取出來,壓在身子底下。最后,50毫克放射鐳終于安全帶到了昆明,由于趙忠堯一直把那只裝鉛筒的瓶子抱在懷里,他胸膛上已深深印上了兩道血印子。

1942年年初,物理系為了給高年級學生開設高能物理方面的課程,打算建一臺小型的回旋式粒子加速器,利用趙忠堯帶出來的這50毫克鐳進行物理實驗。粒子加速器是現代物理揭示微觀世界的一只眼睛,1930年美國科學家勞倫斯設計了世界上第一臺回旋加速器模型,并進行了表演。沒有這樣的設備,中國的現代物理將永遠停留在理論階段,這無疑是一個非常尖端的高科技項目。張文裕、吳大猷、王竹溪、鄭華熾、錢三強、彭恒武等一群科學家立即響應,理學院院長吳有訓、葉企蓀給予熱情支持,于是有了中國科學界進軍現代物理學領域的第一次會戰。

加速器研制遇到的第一個難題就是要有大量鋼鐵。為了做成加速器,楊振寧和同學們一起走街串巷收集廢舊鋼鐵,然而因條件太差,最后以失敗告終。

然而趙忠堯并沒有白白帶回那50毫克鐳。當年在昆明城北小虹山下的蓮花池畔,西南聯大物理系師生曾經為之奮斗過的事業,激發了一代又一代中國核科學家。1959年,趙忠堯親自參加了劃時代的中國第一臺粒子加速器的工程,并取得成功。他一直活到90多歲,親眼看到了中國第一枚原子彈和第一枚氫彈的爆炸,親眼看到中國第一艘核潛艇下水,還眼看著第一個高能量正負電子對撞機問世、第一個核電站破土動工……當年,西南聯大學生楊振寧、朱光亞、黃昆等,后來都成了這個領域響當當的巨人。在他們的一生中,始終牢記著當年西南聯大的四字校訓:“剛毅堅卓”。

其實,8年多時間,西南聯大的師生還有許多精彩的瞬間和感人的故事,其中經濟系教授陳岱孫“靜坐聽雨”的故事就廣為流傳。當時條件簡陋,教室的屋頂是鐵皮搭的,雨水打在上面聲若雷鳴,那天正上課,突然大雨瓢潑,講課認真的陳教授一次次提高音量,但學生們仍然聽不見。于是,陳教授索性在黑板寫下四字“靜坐聽雨”,然后同學們心領神會,和教授一起靜靜地聽雨。后來,有學生回憶起當年的情景,陳岱孫教授肩頭已被滲透下來的雨水打濕,他就那么坐著,眼神恬淡從容,看著滿屋青年學生。

 這是抗戰年代中國讀書人的真實寫照:“無畏日寇猖狂,不懼環境惡劣,以浩然正氣守護中國文脈。”(本文歷史資料,參考了國立西南聯合大學舊址的解說詞)

網站聲明

運城日報、運城晚報所有自采新聞(含圖片)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布,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務必注明來源,例:“運城新聞網-運城日報 ”。

凡本網未注明“發布者:運城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福彩3d开机号今天彩宝网 体球网体球网足球篮球 长荣慧国际 盈股在线配资 环球股票指数 贵州快三 股票行情怎么看好坏 江苏时时彩 每日三支股票推荐 快速时时彩 股票推荐 和讯 体球即时比分网007qq 时时彩 内蒙古时时彩 成人生活三级片 竟彩 一万块钱小额理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