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彩3d开机号今天彩宝网

我聽父親講抗戰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發給朋友 舉報 來源: 運城晚報 發布者:運城新聞網
熱度0票 瀏覽450次 時間:2019年4月05日 12:11
  □王大高
  2016年12月1日凌晨三時許,我的父親王昆嶺于永濟市蒲州鎮花園村家宅壽歸正寢,與世長辭。在遺體告別儀式上,來自北京、西安、太原等地的有關領導、朋友和花園村村民為他送行。山西省黃埔同學會秘書長路支前同志宣讀了徐向前元帥長子、解放軍某部中將徐小巖同志從北京發來的唁電。唁電中寫道:“王昆嶺同志為抗戰勝利和民族解放作出了卓越貢獻,并竭其一生為國家建設事業奮斗不息,堪稱后人楷模。王昆嶺同志身上體現出‘愛國、革命’的黃埔精神和國家富強、民族振興的遠大理想將永遠激勵著我們不斷前行,不斷推動祖國和平統一和中華民族偉大復興!”
  軍禮深情
  2015年9月3日,父親佩戴著中共中央、國務院、中央軍委為他頒發的抗戰勝利70周年紀念章,穿著整齊,早早坐在床邊等著觀看閱兵式實況轉播。當畫面上出現宏偉壯觀的閱兵場面時,父親熱淚盈眶,面色凝重,默默地舉起右手行起軍禮,久久不肯放下。這個軍禮在9月4日中央電視臺晚間新聞中作為特寫鏡頭向全國播放(如上圖)。這是我父親生前的最后一個軍禮。
  在此之前,山西省有關部門曾推薦父親去北京作為抗戰老兵代表出席閱兵式和山西省在武鄉舉行的相關活動,因身體原因,他未能成行。
  2015年9月,山西省在太原市南文化宮舉辦了《民族脊梁》山西抗戰老兵攝影展覽。父親作為山西省在世的黃埔學生中職務最高的抗戰老兵,照片懸掛在顯著位置。展覽期間,時有抗戰老兵和現役軍人在像前行軍禮,表示敬意。多名攝影家用鏡頭記錄下了當時的情景。
  父親過去很少向我們提及他在抗戰期間的經歷,尤其是在政治動亂的年代,他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更是三緘其口。直到改革開放后他得到平反,認定了他的起義功績,特別是在2005年和2015年他兩次獲得中共中央、國務院、中央軍委頒發的抗戰勝利紀念章后,他才打開了話匣子,講了很多當時的場景和他的親身經歷。令人驚奇的是,他雖然年事已高,對眼前的事常有遺忘,但對那個年代的人和事,講起來姓名、籍貫、音容、相貌,來龍去脈,娓娓道來,如數家珍。講到激昂時,站起來揮舞拳頭;講到悲憤時,幾度哽咽,他講得更多的是當時的戰事和他的戰友,很少講到他自己。只是當我們問及時,才講一些。我只能根據當時的記錄和他生前寫的自傳整理出來,作為對父親的懷念和敬意。
  千里投軍
  蒲州王家曾是名門望族。先祖王鳳三是前清舉人,在京城為官。因在家休養期間為黃河沿岸災民減賦與當地官府抗爭而受到民眾擁戴,在花園村為其立碑紀念,人稱“王舉人碑”。后因社會動亂,家境衰落。父親兄弟五人,排行老四,幼時聰穎好學。因家中人多地少,經表兄任萬青介紹,只身渡過黃河到陜西省平民縣(現為大荔縣)第一高小半工半讀,敲鐘打雜,供自己上學,時年13歲。
  1937年,盧溝橋事件爆發,國人群情激憤,全國各地紛紛成立抗日組織。平民縣也成立了抗敵后援會,18歲的父親擔任了宣傳干事。1938年,時任國民黨52軍軍長關麟征秘書的平民縣人氏王伯珍參加臺兒莊戰役勝利后回家探親。當地召開歡迎會并請他演講。父親親自參與了發動和組織。在演講會上,王伯珍講了日軍的暴行,講了抗日戰場的慘烈,還講了關麟征將軍決心以身報國、誓死抗日的英雄情懷。父親聽了十分感動,熱血澎湃,立即找到王伯珍要求投軍參戰。蒙允后與王伯珍的兄長一起先到河南,得知52軍經徐州會戰后已劃歸第六戰區,開赴江西瑞昌作戰。父親趕到漢口遇見由前線來往運送傷兵的汽車,才隨車來到江西陽新找到部隊。當時52軍長關麟征由于臺兒莊會戰有功,升為32軍團長正指揮三個軍在九江和武漢之間與日軍激戰。父親由秘書引見關司令面談后,關司令說:“這小老鄉,又沒打過仗,就留在司令部吧!”隨即手令父親任軍團司令部參謀處準尉司書,負責文書信件整理。因參加軍訓刻苦,工作認真負責,性情耿直,為人忠誠,又寫一手好字,很得關將軍賞識。不久,又調任關將軍上尉待從副官,執行追隨關將軍外出開會和檢閱部隊外勤任務。之后又保送到貴州遵義參加譯電員培訓,三個月后,回來成為關將軍機要秘書。之后又擔任了司令部少校參謀。先后隨關將軍參加了武漢會戰、湘北會戰、長沙會戰、文山保衛戰、遠征軍第一方面軍赴越南對日作戰等戰役。
  武漢會戰
  父親參軍后,立即隨關麟征將軍投入了對日作戰。當時關麟征將軍正指揮三個軍與由九江向武漢進攻的日軍展開激戰。當時我方在瑞昌、陽新之間,利用有利地形阻擊日軍,日軍第九、二十七兩個師團日夜輪流猛攻,均被擊潰,部隊堅守40多天,敵人始終未能前進。但我52軍傷亡極為慘重,奉命撤至湖南補充整訓,其余部隊由第五戰區湯恩伯集團接防。后我部又在金牛鎮構筑預備陣地,與日軍激戰十余日,掩護漢口軍政和民眾安全撤退完畢,漢口失守,武漢會戰結束。
  父親在回顧這一段經歷時說:“我當時不到19歲,雖然沒有直接上前線,但作為司書要記錄下關將軍指揮大戰的全部過程,也切身感受到中日大戰的殘酷。可以說,我開始認識到什么是戰爭,什么叫你死我活。說實話,剛開始也有些害怕,但隨著戰爭氣氛的感染,恐懼之心全無,只想著怎么抗擊日寇,收復失地。而關將軍那種臨危不懼、有勇有謀的大將風度和魁梧的形象、淵博的學識、豪爽的性格使我十分欽佩,加之他對我的信任和關懷,使我下了決心追隨他報效祖國。他在抗戰后期擔任了陸軍總司令,又任黃埔軍校校長,因與蔣介石不和,未去臺灣,選在香港定居。病逝香港后又移葬英國舊金山華人永久墓地。”
  參戰長沙
  父親直接上前線作戰的戰役是第一次長沙會戰。
  1939年9月14日開始的長沙會戰,是二戰在歐洲爆發后,日軍對中國正面戰場采取的第一次大規模攻勢作戰。當時任52軍軍長的關麟征已升為第十五集團軍總司令,劃歸蔣岳任司令長官的第九戰區,開赴湘北參戰。第五十二軍作為主力軍駐守新墻河一帶陣地,與駐守長安橋一帶的79軍、駐守湘陰一帶的37軍共同負責對岳陽方面侵華日軍的防御。
  秋日的湘江上戰云密布,一場大戰臨近了。九月中旬,日軍抽調第六、三十二、一○六師團主力等共約十多萬人,在岡村寧次指揮下,從贛北、鄂南、湘北三個方向向長沙發起進攻。
  在湘北方面集結岳陽地區的日軍第六師團與奈良支隊,約5萬余人,從9月18日向新墻河北岸守軍陣地發起猛攻,我52軍奮力抗擊。23日,日軍在炮兵、航空兵協同下,八次強渡新墻河未果后,施放毒氣瓦斯,再次強渡新墻河。52軍損傷殘重。25日,52軍奉命向汨羅江南岸轉移。27日,第九戰區按照在長沙地區與日軍決戰的計劃調整部署,調集6個師的兵力在福臨鋪設伏,日軍遭重創。29日,日軍第六師團一部在石門痕遭到伏擊。30日,我軍又向駐守永安、上杉、石門痕的日軍發起猛烈反攻。10月1日,日軍開始撤退,我軍連續追擊,收復了汨羅、新市等處。14日,雙方恢復戰前狀態。第一次長沙會戰宣告結束,時人稱之為“湘南北大捷”。
  此次戰役中,日軍集中了10萬兵力,傷亡達兩萬人,并未達到殲滅第九戰區第十五集團軍的目的,反而遭到有力阻擊、側擊,損失慘重,匆匆撤退,士氣大挫。
  從戰前布防,構筑工事,演練,到戰后休整總結,父親追隨關將軍參與了長沙會戰全過程,經受了戰火考驗。父親回憶說,歷時40多天,他和關將軍沒睡過一個安穩覺,沒吃過一頓安穩飯,陣前戰士互相用刺刀理發,機關槍管打紅了就尿泡尿降溫。其間,52軍防線曾被日軍擊破,我軍一部被日軍包圍,通訊中斷,失去聯系。第十五集團軍司令關將軍十分著急。父親受命帶領一支小分隊穿過日軍防線,找到我方駐軍。戰斗十分激烈,陣地幾次失而復得,我軍傷亡過半,急需增援。父親只身再回闖日軍防線,步行一天一夜,深夜時,返回我方防區。因實在走不動了,就摸進一座廟宇內,推開土炕上睡著的一排國軍說,“擠一擠讓我也睡一會兒”。天快亮時,父親被凍醒,一看炕上炕下都是國軍士兵的死尸。父親起身返回司令部,向關將軍匯報前方戰況,后派兵迂迴增援,接應前方部隊突圍。父親多次說,“我是真的從死人堆里爬出來的”。
  黃埔鑄魂
  父親在50年代所寫的自傳中講道:“我參加部隊以后,時刻感到自己文化素質差,軍事知識薄弱,不是一個合格的軍人。故加緊自學中學主要課程,準備上軍校。1942年,中央陸軍軍官學校(即黃埔軍校)招考第十九期學生,我向關將軍懇求,承蒙允諾,報考并被錄取。”此時,關將軍又出面保送父親到黃埔軍校五分校(設在昆明)軍官訓練班第十二期學習。因學員都是大部隊保送來的軍官,故免去了半年的入伍軍訓,直接進行了地形學、通訊學、攻防戰、野外勤務、多兵種指揮學、班排連團訓練科目等軍隊指揮員的嚴格訓練。軍官訓練班在黃埔軍校歷史上只辦過這一期,教官除了中方教官外,還有不少美籍教官。在校期間,父親還參與了由教官李希杰主持的《測圖實施計劃草案》一書的編寫工作,并擔任第二十七小組副測手。父親的同期同學中,既有國民黨員,也有共產黨員,學員的抗日熱情十分高漲,彼此結下了深厚友誼。父親堅定反對內戰、一致抗日的思想就是在這里形成的。2009年,我在中央統戰部組織的學習考察團在云南昆明活動時,來到曾是黃埔軍校五分校的“講武堂”參觀。在現場我與父親通了電話。父親用充滿興奮的語調告訴我,進了大門對面高臺上是長官訓話的地方,左手一排小樓是教室,他在第一個教室的第二個窗戶下就座,右手一排小樓是宿舍。學校后邊是武器庫和學員吃飯、洗澡的地方。學校對面是翠湖,是學員課余時間散步的地方。沿惠通路向西,惠通寺是當時集團軍司令部的駐扎地,不遠處的惠通旅社當年是關麟征的住宅。學校畢業后,他仍回到原部隊,后又到25師任少校參謀。
  率部義歸
  還未等到受降儀式正式舉行,父親所在部隊又奉命乘坐美國軍艦在海上歷時七天七夜,趕到東北,經山海關、錦州,在葫蘆島接受日軍投降后,進入沈陽與蘇聯軍隊共同接受日軍投降。此時,因長期戰亂,市區內土匪眾多,社會治安十分混亂。經中蘇雙方洽談,成立了中蘇軍警聯合稽察處,各出一支部隊維護社會治安。父親擔任中方代表兼辦公室主任。經過緊張工作,抓捕市區內的各種土匪勢力和日軍殘余勢力,社會秩序有所好轉。
  1946年,父親奉命回原部隊,擔任25師輜重團團長。此時,內戰爆發,部隊內部的反內戰情緒很大。父親與解放軍某部蘇部長取得聯系,引勢利導逐步做好了起義準備,約好先按兵不動,以防不測,待條件成熟后陣前起義。不料父親突然聽到消息,要調他進城任師代參謀長。父親十分焦急,唯恐部隊失控,起義落空。在與蘇部長聯系后,托辭未去就職,于1948年將整團兵力配合曾澤生率部起義時,全部移交中國人民解放軍。因父親離家十多年時間,我的奶奶在老家因思念兒子哭瞎了雙眼。父親思鄉心切,謝絕了解放軍的挽留,于1950年帶著妻兒和自己的部分財產回到了山西永濟老家,與家人團聚。至此,結束了他的軍旅生涯。
  父親在回憶他的抗戰經歷時,反復說,往事不堪回首,但又很難忘懷。我們飽受戰爭之苦,也深知和平來之不易。作為一個中國人,必須愛國。當祖國有難時,不能各顧各,一盤散沙,都要挺身而出,精誠團結,為國效力。因為只有國家獨立,穩定,我們的日子才能過得好。今天我們生活幸福了,不要忘記那些為國捐軀的先烈,沒有他們的殊死斗爭,我們就會當亡國奴。今天我們無論遇到多大困難,甚至受多大委屈,但一想到他們,我們還有什么可怨言的。共產黨英明偉大,讓中國繁榮昌盛,人民過上了好日子,外國人也不敢小看中國。父親非常關注全國和山西省黃埔同學會的活動情況,他的床前擺放的全是《黃埔》雜志,每期必看,有些文章還反復閱讀,而且多有感慨。父親還十分關心臺灣問題,每天要看中央電視臺的“海峽兩岸”。他說:“國家一定要統一,一定會統一,搞臺獨,不得人心,沒有好下場。我多么希望在有生之年能看到臺灣和平統一啊!”
(編輯:張波)
                      【新聞挑錯 / 新聞線索提供】
頂:0 踩:0
對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當前平均分:0 (0次打分)
對本篇資訊內容的質量打分:
當前平均分:0 (0次打分)
上一篇 下一篇
網站聲明
    運城日報、黃河晨報所有自采新聞(含圖片)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布,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務必注明來源,例:“運城新聞網-運城日報 ”。
    凡本網未注明“發布者:運城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山西運城日報社 版權所有 
未經運城新聞網的書面特別授權,請勿轉載建立鏡像,違者依法必追究
授權法律顧問:山西韶風律師事務所
新聞熱線:0359-2233591 廣告合作電話:0359-2233350 2233273 Email:[email protected] 業務合作QQ:439433670 / 6906381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14120190001
福彩3d开机号今天彩宝网 犹太人为什么这么赚钱 板球比分牌怎么看 通比牛牛玩法 怎样套北京pk10反水 8号彩票刷流水有骗局吗 跑滴滴快车赚钱吗深圳 赛车大小单双怎么看 时时彩全网计划 博精算师招聘 赚钱宝 最稳定 固件 mg游戏中心官网 时时彩组三稳赚方法技巧 奔驰宝马12键打法赢钱的 758正规彩票app大全 杠杆借力空手赚钱 广东体彩十一选五计划软件